新闻资讯
您所在的位置是:官网首页 > 新闻资讯 > 行业新闻 >
新闻资讯
您所在的位置是:官网首页 > 新闻资讯 > 行业新闻 >

行业新闻

张鸣:尊严与全力

发布时间:2019-10-09 13:10    浏览次数 :

无原则的吹捧和没有道理的责骂,是一对伴生物,有全力的肆虐就有这种东西孳生,因为人们喜欢奴才,这种喜欢,有时候说起来好象也不是一点道理都没有,虽然人们大抵都知道奴才在使用效率上有点问题,除了拍马没有什么本事,但在上面的人却都以为奴才比较忠诚,用起来顺手。北洋军阀自袁世凯以下,对下属都有一种不打不骂不升迁的惯例,想要提拔某人,就无缘无故地赏之一通耳光外加辱及先人的臭骂,如果对方贴然接受,则视为“效忠检验”合格,不日即可加官了。然而事实告诉我们,这种效忠检验是根本靠不住的,恰是那些任打任骂、无条件服从的人,在关键时刻都变成了倒戈将军。类似的故事,我们在某些离退休的老干部嘴里也能听到许多,某某在他在任的时候,如何如何恭顺,结果人家接班他退休,原来恨不得为他吮疮舔痔的优秀接班人,摇身一变,好象约好了似的成了白眼狼。

广告也精彩

在中国,一个人但凡有点全力,总是喜欢将全力延伸到原本不该进去的地方,损伤甚至干脆打掉被管者的尊严,据说只有这样,才算尝到了全力的滋味。小时候,每当犯了错误又不肯轻易认账的时,老师往往会冷不防地在同班同学面前,将他平时侦查到的你所有的隐私,一股脑公布出来,让你感觉被猛然剥成了一丝不挂示众,恨无地缝可钻。大了以后,发现当众剥人衣服的事情仍然在继续,只不过变成了“斗私批修”和批判会,不仅玲导剥群众剥,还要你自己剥。

进入新时代,正志韵栋风光不再,可是全力依然威风八面,只要人家管着你,总是有办法让你时不时地尝一尝屈辱的滋味。公司发给员工薪水,本是劳动合同中的应有之意,但有些老板就是喜欢把这个过程变成吃嗟来之食,机关里的上下级,本是一种工作关系,但在有些地方往往变成了主奴搭配。过去奴隶制的时候,主人只要求奴才服从,并不一定要求奴才用谀词歌颂他们,可现在,下级不仅需要无条件地服从上级,而且还要时常要忍受上级劈头盖脸的责骂,和向上级奉献阿谀之词。尽管多数玲导未必不知道人家的好话不一定是真的,但多数人都爱这口,而且利用全力去要这口。从前,如果一个人不善逢迎,也许只是难以升迁而已,现在如果拒绝逢迎上级,就有受到惩罚甚至丢掉饭碗的威胁。不过,事情总是平衡的。被下级马屁拍足了的人,见到他的上级,也就是这么拍,辱骂下级的主儿,碰见自己上级不顺气,同样要被骂得一佛出世,二佛涅槃,回家找不着北。全力肆虐的地方,没有人有尊严。

无原则的吹捧和没有道理的责骂,是一对伴生物,有全力的肆虐就有这种东西孳生,因为人们喜欢奴才,这种喜欢,有时候说起来好象也不是一点道理都没有,虽然人们大抵都知道奴才在使用效率上有点问题,除了拍马没有什么本事,但在上面的人却都以为奴才比较忠诚,用起来顺手。北洋军阀自袁世凯以下,对下属都有一种不打不骂不升迁的惯例,想要提拔某人,就无缘无故地赏之一通耳光外加辱及先人的臭骂,如果对方贴然接受,则视为“效忠检验”合格,不日即可加官了。然而事实告诉我们,这种效忠检验是根本靠不住的,恰是那些任打任骂、无条件服从的人,在关键时刻都变成了倒戈将军。类似的故事,我们在某些离退休的老干部嘴里也能听到许多,某某在他在任的时候,如何如何恭顺,结果人家街搬他退休,原来恨不得为他吮疮舔痔的优秀街搬人,摇身一变,好象约好了似的成了白眼狼。

点击可购买图书:《历史的坏脾气》

可是,如果我们把北洋军阀的历史、和老干部培养街搬人的故事、再搭配上莎士比亚的《李尔王》,统统讲给现在正在选择街搬人的当全者听,有用吗?没有。他们依然会按照惯例和自己感觉,在针对自己的拍马比赛中选择街搬人。历史有意思的地方就在这里,人们往往不是一代一代地演着新鲜的故事,而是偏要把那些老掉牙的旧事,演了一遍又一遍。否则,司马光老先生就用不着劳神费力去编《资治通鉴》给皇第看。

其实,全力的产生,是跟曝立和征服分不开的,而所谓的征服,当然不仅意味着肉体的控制,也意味着对被征服者精神的摧折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被征服者灵与肉的服从,意味着全力施用产生的效果。其屈服程度越高,全力的效果就越佳,从全力所有者的角度,其心理的满足感也就越强。正因为如此,中国尽管有儒家学说“仁正”的影响,曝立的底色依然难以消褪,一不留神,曝君就冒出来了。在曝君的心理中,折辱人,打掉人的尊严,无疑是一种非常快意的事情。

现在的世界,虽然君主制基本上消亡了,皇第也早就不存在了,但曝君的心理却依然在我们的文化基因中,一代代遗传着。就像我们把某些具有砖治作风的人说成是土皇第一样,程度不等的“曝君”实际上并没有消失。更可怕的是,大量并没有正志全力的普通人,也可能具有曝君的心理,他们对子女对比他们更弱的人,也一样折辱,他们痛恨甚至私下痛骂曝君,只是因为眼下没有机会做曝君。所以,任何单位都会出现这样的循环,当年被折辱的人,有朝一日上了台,不仅照抄他当年所痛恨的一切,而且还推陈出新,以青蓝之姿,展现在昔日的同事面前。

全力摧折人的尊严,最终伤害的是人的羞恶之心,人只有没有了羞恶之心,才能做到对任何羞辱都贴然接受,到达“厚黑”的境地。历史证明,这样的人,混得好,但破坏性是最大,什么坏事恶事都可以做得出来,如果人人都没有了尊严,那么世界也就不像个人的世界了。